赛车

魂武魔穹第三百七十九章慕楠的蛊惑

2020-01-21 13:56: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武魔穹 第三百七十九章 慕楠的蛊惑

第三百七十九章慕楠的蛊惑

此刻慕凡和曦梦也是慢悠悠的走出来,而刚才的那一句话也是落到了慕凡的耳朵中,当即便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此刻的他有些想不清楚,为何今天早晨出了如此乌龙的事情之后,她还不讨厌自己。

一时间,场面再次陷入了安静,而慕凡和那天脉无名也是紧紧地盯着对方,若非是因为这里是争宝阁,可能那天脉无名就会动手了。

看着面无表情,却紧紧的盯着自己的人,慕凡也是下意识的提起一丝警惕,但也仅仅只是让他警惕而已,此刻南霄城内,能够让自己心悸的人,貌似还真的不多,自己眼前的女人勉强算上一个吧。

而此刻那慕楠和曦梦都是靠近慕凡而站,看在众人的眼中,显得有些奇怪,但是落在无名的眼中,却是成了一种挑衅。

最仇仇仇独太羽察岗帆阳一时间,场面再次陷入了安静,而慕凡和那天脉无名也是紧紧地盯着对方,若非是因为这里是争宝阁,可能那天脉无名就会动手了。

“齐人之福吗!”无名嘴边喃喃自语着,却也是同样收回了盯着慕凡的目光,他可以感觉到慕凡的实力并不如自己,对于这种人,随时找个时间就可以轻松的将其抹杀。

而此刻他却是有些好奇的看向慕凡身边的两个女人,曦梦他还是认识的,虽然仙子集会是一年才一次,而且近三年来,梦仙子都没有在仙子集会上露过面,但是也并非所有人都就此见不到梦仙子了,至少他天脉无名还算是个例外的人。

至于另外一个,他却是有些好奇。而且他竟然说讨厌自己,要知道,整个南疆,可还从来没有人敢说讨厌自己,但是即便如此,此刻的天脉无名却还是忍住了怒气,因为他感觉这个女人不简单。

不知道为何,他此刻竟然是有些羡慕慕凡的福气,眼前这两个女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绝色。而且从他们站立的位置上看,都显得和慕凡的关系极为的亲密。

看着对面那人打量的目光,不知道为何,此刻的慕楠愈发的感觉到一丝讨厌,犹如可爱的小女生;徒然将头凑到慕凡的耳边,悄悄的说着一些鼓动人心的话语。

克远仇远鬼秘太术封故地主阳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好的,因为被美人讨厌可是极为不好的事情,至少慕凡是这么认为的……

慕凡突然感觉到脸颊的一股热气,但是却不敢转过头去,因为他感觉慕楠现在离他很近,如果此刻转过头去,定然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听到慕楠那种引诱的话,不知道为何,此刻的慕凡突然回味起今天早上的那种令人痴醉的触感,不过这种念想也仅仅只是一闪而逝,悄悄的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曦梦,看见后者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心中也是悄然松了一口气。

接着她又继续蛊惑道:“只要你上前帮我揍那个家伙一顿,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看个清楚,怎么样!”

顿时慕凡却是感觉内心一阵火热,突然转过头看了慕楠一眼,后者也是徒然配合的眨了眨妩媚的眼睛,吓的慕凡连忙转过头来。

久久才是将心中的那股炽热压制下来,突然看了对面的天脉无名一眼,突然有种冲动,想要上前揍他一顿,这样貌似得到的好处还不少,怪只怪曦梦对慕凡的警惕性太强,但现在还不给慕凡碰,两个人仅仅只是停留在拥抱和亲吻上面。

不过这种念头同样也只是一闪而逝,下意识的不去看你天脉无名,因为他害怕待会自己真的答应她的蛊惑。嘴边却是在此刻微微的抬起,轻声说道的:“我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此刻慕凡说的却是真的,因为他真的打不过对面那人,但是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就是他想要打我,也同样很困难。或许再过一段时间,想要揍他便会变得比较简单一些。

封科仇地独羽羽察岗通不恨情但是此刻慕凡说的却是真的,因为他真的打不过对面那人,但是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就是他想要打我,也同样很困难。或许再过一段时间,想要揍他便会变得比较简单一些。

就在两人悄悄说着话的时候,梓依却是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向着这边走来,至于那个精致的盒子,慕凡是再熟悉不过了。

原本无名想要出声,但是看见来人之后,却是悄然闭上了嘴巴,此刻那原本合上的扇子,却是再次摊开,一脸微笑的看着梓依,却是没有再去看慕凡他们。

不过此刻那梓依对于天脉无名的那种微笑却是熟若无睹,旋即却是将手中的盒子交给了鸿娄,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鸿娄伸出手,有些颤颤巍巍的接过那个盒子,显得有些激动,轻轻地打开盒子,瞬间便是嗅到了一股令人舒心的丹药之香。

不过若非是曦梦他们早就知晓,此刻闻道这股浓烈的丹药,定然会认为这颗丹药是没有任何为问题的;但是细细品味之下,却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异常,不过还没等慕楠再进一步探寻,鸿娄却是突然将那盒子盖上,瞬间,那股令人舒心的丹药之香,便是荡然无存。

星地地远酷秘太球封闹陌技术久久才是将心中的那股炽热压制下来,突然看了对面的天脉无名一眼,突然有种冲动,想要上前揍他一顿,这样貌似得到的好处还不少,怪只怪曦梦对慕凡的警惕性太强,但现在还不给慕凡碰,两个人仅仅只是停留在拥抱和亲吻上面。

就是此刻天脉无名也是有些留恋了看了鸿娄手中的盒子一眼,但是想想那个价格,顿时便是有些无奈的缩了缩脖子,也只有他才会这么败家吧。

看着梓依紧紧盯着自己的目光,鸿娄也是极为的无奈,缓缓的将怀中的储物戒指掏了出来,随即便是被梓依伸手抢了过去。同时心念一动,便是清楚的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魂力波动从梓依的掌心之中传了出来。

而此刻那梓依的芊芊玉指之上,一颗青色的戒指光芒一闪,那原先的浓郁之势,紧接着便是消失在了众人的感知之中。

此刻梓依再做完这一切之后,便是不屑的将戒指重新塞回到鸿娄的手中,旋即不理会鸿娄那种肉疼的神色,当即转身向着来时的廊道走去。

临走之时,却是轻轻的瞥了一眼慕凡,随即莲步轻移,缓缓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而至于那一道意味深长的目光,只有有心的几人才注意到……

岗仇不远酷秘秘学最阳察月远听到慕楠那种引诱的话,不知道为何,此刻的慕凡突然回味起今天早上的那种令人痴醉的触感,不过这种念想也仅仅只是一闪而逝,悄悄的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曦梦,看见后者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心中也是悄然松了一口气。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陈栓狗
北京股骨头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专业治癫痫
海口牛皮癣治疗方法
重庆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