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66章:仇恨

2019-09-20 16:1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66章:仇恨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zhègè人,是和我们下过苇海奇墓的人,是那晚在大师兄家里取黑甲的其超。

,子弹就在缝隙外,嗖嗖的向上面飞来。

忽然间,底下的枪声停了,接着又是安童的一声惨叫,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quèding他们一定是又对安童做了什么,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老嫖刚要闪头去看,就看见一连飞上来两个东西,直接落在缝隙里。我一看几乎都要傻了,是手雷,而且还是两个。其中有一个刚好砸在老嫖的头上,弹了huiqu,还有一个掉在了缝隙里。

几乎jiushi同时,我们本能的做出了唯一的选择,jiushi跳出去,因为转身huiqu根本来不及,只能冒着风险往前跳。现在也没有时间kǎolu,前面有多高了,jiushi有一万把枪对着我们,我们的选择也只有往前跳。

老嫖和小狼的动作都很快,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就闪跳出去了,就在他们跳出去的同时,底下立即响起枪声。而我算是被手雷炸出去的,双腿刚刚离开缝隙里,手雷就爆了,与此同时底下被老嫖撞下去的手雷也响了。

我被两个手雷的冲击波给震蒙了,不过倒也是两个手雷的冲击波救了我们一命,使我们没有那么痛苦的掉在地上,把我们炸的毫无规律的落地,无意中躲避了对方的子弹。

我砸在地上的一瞬间,就听见耳边一连串的枪声,和眼前模糊不清犹如火舌般的子弹光,虽然脑子里有diǎn蒙,但心里清楚,知道这不是对方在放枪,而是身旁老嫖的枪。

但耳边只是听到老嫖的一种枪声,却没听见对方的还击声。过了几十秒,我才缓过神来,慢慢的爬起来,眼前还是有一diǎn模糊。枪声已经停止了,可我的脑子里还是在嗡嗡三响,前面站着一个人,我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是小狼,他正从一个人身上把他的短刀拔了出来。

看着远处的地上躺着3个人,我也没管他们是死是活,直接奔着安童就跑了过去。等我跑到安童旁边的时候,他已经离我们远去了,那把匕首插在了他的胸前。

我的眼泪如泉涌一般喷了出来,抱着安童失声痛哭,我撕心裂肺的吼叫着,无法接受眼前的zhègè事实。他虽然是我的师侄,但却也是我在发丘门最铁的伙伴,我们曾经一起下墓,一起吃喝玩乐,太多的事情历历在目,仿佛就像是昨天一样。

看着他身上的伤口,我开始有些内疚,有些自责,如果我们早些出来,他就不会遭这么多的罪。看到他血肉模糊的腿,和在地上一旁的皮,我很难想象当时安童该有多痛苦。

这时在我的身后,老嫖在逼问着什么,应该是刚才中枪的人,还没有死。泪水和仇恨泯灭了我的理智,我拔出了安童胸前的匕首站起身来,朝着后面躺在地上还没死的那个人走了过去。

老嫖看着我过来了,推了我一下,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想问出diǎn什么再让我动手。可我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眼泪也浇不灭我心中的怒火,对着躺在地上的人,我毫不犹豫的将匕首插进了他的心脏。

那一刻我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绝对看不出来我是第一次杀人,当匕首插进那人心脏的时候,我毫无感觉,没有一丁diǎn的恐惧,也没有一丁diǎn的内疚。我把三具尸体都看了一遍,却没发现其超。

我一伸手,对着老嫖説:“枪给我。”

也许是我当时説话的声音特别的冷,老嫖盯着我一diǎnfǎnying没有,我见他没有递给我枪的意思,便伸手去抢,可却被身后的小狼一下子给抱住了。紧接着后脖颈子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在用碎石来埋安童的尸体,我见到安童的尸体被埋了,likè冲了过去,握着他还没有被埋上的手,再一次失声痛哭。老嫖把我拽到一边,对我説道:“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要是真的伤心,就把今天的血债记住了。”

我明白老嫖的意思,也许他説的对,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笔血债,我一定要让其超血偿。可我现在控制不了,这种悲愤的情绪,我的泪水不是同情和怜悯,是发自内心的伤感,这些年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和我下墓之前帮我zhunbèi小烧,只有安童最为了解我。

老嫖看我还是欲罢不能,接着ānwèi道:“别多想了,这已经是事实啦,过来帮忙送他走完最后一程。”

也许是老嫖的这句送他走完最后一程,让我接受了现实,的确我该亲自动手埋葬我的好师侄。

等我们把安童埋好,我才想起来观察四周的情况,就在刚才其超出现的大石头后面有一条通道,至于通向哪里并不知晓。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条很老的通道,看上去要比这shāndong还要早几百年,甚至上几千年。

但这条通道不是其超他们跑的方向,其实,我现在的想法是要奔着其超跑的方向走,找到他亲手替安童报仇。可他们两个并没有同意,一来他们手里有两把枪,二来也许他们跑的方向,是他们来的方向,那他们就比我们要熟悉环境。要知道在古墓里,不熟悉周围的环境,本身就存在着潜在的危险,更何况还要去追两个拿枪的人。

小狼走了过来,捏了一下我的肩膀,説道:“报仇是后面的事,眼下最主要的事,是要quèding你大师兄的生死。这条通道的年代看起来就很不一般,我们需要进去看看。”

説完,小狼就转身朝着石头后面的通道里走去,老嫖在后面推了一下我,意思是让我跟上。

当我们真正进入到通道里面时,likè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刚才的伤感和仇恨瞬间转化为了恐惧和不知所措。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潮州治疗早泄医院
嘉峪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汕尾治疗癫痫病医院
岳阳去红血丝手术费用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网络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