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七十五章 奢侈的“仁慈”(上)

2020-01-18 00:04: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七十五章 奢侈的“仁慈”(上)

“保护威特伍德大人”看到黑鸦佣兵们一个个眼睛猩红的朝着爱德华扑上来,百夫长狠狠的用佩剑砸了一下盾牌,都灵士兵们立刻举起盾牌撑在身前,平举长矛向前推进,将爱德华挡在了后排。

激昂的黑鸦佣兵们大声咆哮向各自信奉的神灵大声祷告着,粗鲁而又骄横的脸上洋溢着北方蛮族的肃杀与贪婪,根本不再有什么所谓的阵型,将盾牌挡在面前高举起手中的战斧,狂热的呐喊声几乎就随着他们的身影迎面扑来。

就在看到这群家伙冲锋的时候,雇佣射手们立刻举起长弓,黑色的箭矢只在半空中留下几道黑色的残影,随即两个冲在最前面的黑鸦佣兵惨叫着扑倒在地,几个反应迅速的家伙赶紧举起了盾牌,却也被锋利的箭矢扎穿了手掌。

但是这么近的距离长弓手们根本来不及射出几箭,百夫长高高扬起自己的佩剑,架起长矛的都灵士兵们就朝着逼近的黑鸦佣兵们同样发起了冲锋,一片厮杀的呐喊声中,盾牌与冷刃不停的相互碰撞着。

尽管百夫长竭力的维持着秩序和队列,但是太过密集的队形反而施展不开,在狠狠的将手中的长矛刺进对方的链甲之后,都灵士兵们纷纷扔下了手中的木杆,拔出短剑和敌人搏杀起来,拼命的将面前的敌人向前推,坚固的短剑和战斧不断的交击在一起。

“看来你有机会如愿以偿了,希雷尔小姐。”始终站在后面的爱德华轻轻的抖了一个剑花,带着几分调笑的口吻和身旁的紫发女人说道。希雷尔歪着头瞥了他一眼,一只手提着那柄将近两公尺长的双手大剑,从侧面冲进了厮杀的敌人当中。

“去死吧,该死的雇佣兵”一个戍卫军团出身的都灵士兵凶狠的刺出了自己手中的长矛,锋利的枪尖直接扎穿了面前黑鸦佣兵的链甲。还没等他得意多少,刚刚还惨嚎一声的佣兵大汉脸上露出了无比扭曲的笑容,满口是血的怒吼着,将战斧狠狠砍在了都灵士兵的肩膀上。

“啊啊”半个肩膀都被砸烂了的年轻新兵手臂耷拉着垂下去,盾牌也掉在了地上,绝望的瞪大了眼睛,像是临死前挣扎似的不停的大喊大叫着,看着面前状若疯魔的黑鸦佣兵嗜血大笑着把斧头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仅仅是一眨眼的事情,一柄锋利的灰色剑刃从自己身后刺出直接撕开了这该死家伙的脖子,咕嘟咕嘟的血水不停的从气管里喷涌上来,依然还惊魂未定的都灵士兵整个人都傻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就被一只手抓着后衣领直接倒在了地上。

“别死在这儿,也别死在这种渣滓的手里”爱德华瞪了他一眼,右手剑锋一转,连带着面前佣兵身上的链甲也被剑锋撕成了两半,而后一脚踩断了这家伙的脖子万一要是这家伙生命力旺盛而且还装死,那就得不偿失了。

刚刚放倒了一个家伙的爱德华剑锋扬起,挡住了从身侧砍过来的战斧他身上的圣树骑士团罩衣实在是太明显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小白脸儿领主老爷”的身上,完全陷入了一片混乱的阵线当中,几乎所有的黑鸦佣兵们都发了狂似的朝着爱德华扑来,那一个个贪婪的目光就和看见了会走路的钱箱子一样。

“都快去保护威特伍德大人,收缩阵型”兼职尽责的百夫长大声呼喊着,自己却被周围的几个家伙死死拖住了只能拼了命的挥剑战斗着,连头盔都被不知道那个家伙给掀掉在了地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留在了额头上。

“你们这帮咀虫,不要把那个小白脸儿给杀了他要是死了我们拿什么换钱啊?”看着一旁佣兵们近乎疯狂的模样,黑鸦首领萨斯破口大骂着:“谁要是敢把他弄死了,我也让那家伙也尝尝被弄死的滋味儿”

“你还是先照顾一下自己吧”希雷尔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手中的大剑夹杂着呼啸的声响狠狠劈下,大喊着躲开了的萨斯赶紧提起了自己的战斧,一剑落空的希雷尔立刻再一次从下向上挥起那冰冷的剑锋,钢刃撞击的火花四下飞溅着。

“希雷尔,你这个放荡的娘们儿给我去死”这个北海的佣兵头子呲牙怒吼着,硬生生接住了希雷尔手中的大剑:“我绝对不会死在这种地方,绝不”

“但是这就是你的死期,萨斯。”希雷尔的表情依然是那副空寂的模样,只是声音变得冰冷了,脚踏着大地将手中的剑锋挥向面前的家伙:“你是个凶残而没有人性的怪物,活着只会给别人带去痛苦和悲戚”

“听另一个佣兵给人讲什么正义邪恶,你是三岁孩子还是说傻的没救了?”虽然被希雷尔打得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不停躲闪的萨斯反倒是更加不屑了:“难道说你以为你效忠的这个小白脸儿是什么好东西,救世主?”

“只要是男人,他们看见你的第一眼想的东西都和我没什么两样。只有你这种蠢货才会去想什么生命的高贵和正义之类的鬼话,只有你这种傻子才会去相信这世上有什么救世主等你的那个小白脸儿救世主让你脱衣服的时候,是不是还要跪下来亲他的脚啊?”

“噗”沉重的钢剑直接贯穿了这个北方大汉的腹腔,满是血槽的剑刃挂着血水和被撕烂的碎肉从背后伸了出来,仿佛一滩烂泥似的萨斯就这么被挂在剑身上,浓稠的血浆不停的从嘴里淌出来,颤抖的眼珠子依然贪婪的盯着希雷尔脸和脖子。

“我我真后悔,要是当初没有想太多,直接把你给摁在地上……”一抽一抽的喉咙里不停的冒着气泡,萨斯却还在笑着:“现在那可就不一样啦,呵呵咳咳咳……”

“是啊,你真应该后悔。”依然面无表情的希雷尔双手一用力,被挂在剑身上的萨斯被从剑身上扒了下来。紫发女人慢慢蹲下身来,轻轻的为他合上了眼睛:“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应该这种事情。”

“萨斯首领死啦”看到一身血污的希雷尔提着的那颗狰狞的头颅,刚刚还发了疯似地黑鸦佣兵们几乎立刻溃败了下来,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蹲下了身,放弃了抵抗。

气喘吁吁的希雷尔将大剑背在了身后,被皮甲紧紧包裹的胸脯不停的起伏着,望着正在战战兢兢偷瞥着自己的这群佣兵们,然后指着同样在带着几分笑意和自己对视着的爱德华:“所有人全部都跪下来,把武器扔在地上然后向爱德华威特伍德大人效忠”

刚刚还打算把爱德华绑起来当“肉票”的黑鸦佣兵们立刻乖乖听话的扔掉了手中的战斧和盾牌,不管受伤的还是几乎完好无损的全部都背对着萨斯的尸骸,毫无抵触的跪在了爱德华的面前,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但这就是佣兵们的生存法则只效忠活下来的赢家,因为死人是不可能给他们发钱的,没有了一个足够强力的首领的他们就是无根浮萍,除了变成强盗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同样对这群家伙而言,效忠爱德华和效忠萨斯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更何况新的主人还有一个贵族头衔,比原来的那个族长要强多了。

...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的电话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预约挂号
安顺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
贵州治疗阳痿方法
上海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