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系统仙路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为皇后

2020-01-18 08:1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系统仙路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为皇后

周惟和华丰乘着云舟,往散修联盟总盟所在的空间行去。

当云舟飞到离目的地百里距离的地方时,“接驾”的数万修士仙人已站着等候了许久。

见到云舟悠悠然飘了过来,所有修士仙人躬身,齐声道:“恭迎主公回盟!恭迎主母回盟!”

又一次看到这样宏大肃然的场景,周惟还有些轻微的不适应。

华丰笑了笑,他伸手拂过周惟的发丝,道:“你如今是他们的主母,他们都怕你的。”

周惟忍不住一笑:“胡说!我就是一个合体期修士!这下面,可有许多仙人,更何况那些九劫散仙!”

华丰抬手,摸了摸周惟的眉角,面色淡淡如谈论天气一般:“你是我的妻,是他们的主母。没人能改变这一点。放心。”

被华丰平静的表情感染,周惟心头也静了下来。

华丰在这里。

这让周惟生出一种感觉,即使是让这些修为远超她的仙人,在这里拜迎她,她也可以不紧不慢,淡定地接受拜礼。

华丰抬手拂过自己的衣袖。

眨眼间,原本一身青衫的华丰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浅金色的龙袍。

周惟惊讶,华丰居然还会注意服饰。

看着周惟的表情,华丰从容地取出一件大红色的披风,披在周惟肩上。

大红色的披风上,用金线绣着张牙舞爪的金龙,龙目微张,威严至极。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衣服。”周惟感叹。华丰寻常只是穿一件青色长衫,今天居然穿上了浅金色的龙袍。

龙袍,浅金色,这两者,都让周惟感觉有些陌生。

华丰实力惊人,又手掌大权,就算同周惟时时亲近,周惟也会时不时感觉到他的那份深不可测。

今日这件龙袍,让周惟对他的深不可测又有了另一种感觉。

华丰只是道:“夫妻一体。”

潜台词便是:你穿浅金色,我才跟着穿的啊。

周惟忍不住轻笑出声。

华丰拉着周惟的手,缓缓步下云舟,落在地面上。

一个穿着墨绿色长袍的老者上前几步,深深一揖,道:“拜见主公!”他又转头对周惟恭敬拜道:“拜见主母!”

周惟心里讶异,这位修为高深的老者,对她的恭敬,竟似是认真的,而非只有表面功夫。

华丰轻轻一挥手:“志恒不必多礼。”

“礼不可废,”老者对华丰再拜道:“长老院太上长老罗志恒,率长老院恭迎主公主母归盟。”

华丰微不可查地点了点下巴。

“戒律堂堂主叶雨,率戒律堂恭迎主公主母归盟!”一个身形消瘦的年轻男子躬身一揖。

“问功堂堂主徒异,率问功堂恭迎主公主母归盟!”一个身形魁梧的光头大汉抱拳道。

“掌灵堂堂主林长啸,率掌灵堂恭迎主公主母归盟!”一个文质彬彬的美男子上前作揖。

“客卿堂堂主萧含剑,率客卿堂恭迎主公主母归盟!”一个潇洒贵气的男子合上手中耍帅的木扇,上前拜道。

听到熟悉的名字,周惟定睛一看。

这第五个上前“报到”的,不正是那位“五十九皇子”萧含剑?

当初萧含剑反叛了他的父亲天鼎门主,投到华丰门下,如今,居然做了什么客卿堂的堂主?

散修联盟思想这么开明?

前死敌的儿子,居然也能占据重要的位置?

周惟非常诧异。

那边,察觉到周惟的视线,萧含剑偷偷朝周惟眨了眨眼。周惟无声地回了他一个笑容。

“巡查部部长向达,率巡查部恭迎主公主母归盟!”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上前几步拜道。

“內宫局局长楚云云,率內宫局恭迎主公主母归盟!”一个爽朗的女声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周惟瞪大了眼睛!

楚云云?!

五年过去,楚云云又恢复了周惟当年初见她的模样。

金发碧眼,自信骄傲的楚云云穿着一身粉色长袍,分外吸引人的目光。

可,內宫局局长?

那是个什么东西?

楚云云含笑瞟了周惟一眼,态度依旧熟稔得很。她仍是那个周惟在小仙境中熟悉的闺蜜。

“分盟会会长周庆继,率分盟会恭迎主公主母归盟!”

周庆继也在?

周惟心头升起欢喜。

散修联盟作为华丰的组织,周惟一直甚少参与其中。可今日一见,她真是有太多熟人在此了。

最后上前的是六人,这六人上前齐齐抱拳,连声道:“六旗营正旗旗主张余、左旗旗主李淳德、右旗旗主王丙、后旗旗主轩辕重、散旗旗主金鑫、暗旗旗主张廖智率六旗营恭迎主公主母归盟!”

华丰含笑点头:“我离开分盟许久,诸位辛苦。”

“为主公效力,是我等的荣幸!”

“……”

华丰还在说话,周惟没有细听。

萧含剑、楚云云、周庆继,这三人,是她刚刚听到的,而她看到的熟人,远不止这几人。

周惟看到,当年接华丰进入小仙境的“袁仙人”,此时立在问功堂的无数仙人中央,似乎已经泯然于众人。

还有当年和周惟一起登上通天梯的第三名罗铮,正立在掌灵堂的堂主身边,神色深沉,已经远不是她以前见过的年轻人模样。

当年天鼎门大战后叛出天鼎门,投靠散修联盟的两位老人,如今就站在萧含剑身后,似乎已经跟着萧含剑“混”了。

还有在周惟的系统宫的李俊和柳枫夫妇,还有那“擎天城三公子”张恒、花殷、陆九,这五人都被楚云云带在身边。

另外,还有周惟轻微有些印象的面孔。

周庆继身后的人中,有不少是和她一起参加过天鼎门那场最后大战的暗子。

令周惟吃惊的是,六旗营六位旗主,竟然有四位,都是当年同她一起战斗过的暗子。

周惟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是巧合?

还是,华丰,特意提拔了和她关系好的人上位?

这是要保护她?

周惟皱眉思索。

这时,一个女声在周惟耳边响起。

周惟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楚云云已经站到了她的身边:“启禀主公,启禀主母,接风宴已准备妥当,请主公与主母入内!”

周惟笑着拍了拍楚云云的肩膀,两人交换了一个亲近的眼神。

华丰拉起周惟的手,片刻间,俩人就飞到了散修联盟总盟的空间入口。

两人身后,数万的修士仙人无声地跟着。

两人一入内,就听空间里响起美妙欢快的乐声。

击鼓之声,丝竹管弦之声,还有仙子的天籁之声。

华丰转头,温柔宠溺地看着周惟,摊开右手手掌。

周惟抿嘴一笑,将手放在华丰手掌中。

俩人携手,一起走向最高台。

俩人都穿着浅金色,华丰一身浅金色龙袍以衬得他容颜如玉,高大威严。周惟身形娇小些,但身上那件炽烈如火的金龙大红披风,如加威于身,让她与华丰并立而行,气质同样高贵威严。

俩人目视前方,登到最高处。

宛如成婚,也宛如登基。

最后,两人在一张可容八九人同坐的巨大龙椅中同时坐了下来。

台下,数万修士仙人在左右两侧,找好自己的位置,或坐或站。

一队姿容清雅的仙女莲步轻移,停在台下中央,她们一边唱歌一边跳舞,动作整齐划一,气息丝毫不乱。

仙人舞。

时而铿锵怒目,时而轻柔缥缈。

周惟看得有些入迷:“跳得真是美。”

“喜欢?”华丰道:“不如将她们划到你名下?这样,你就可以随时听了。”

周惟揉了揉额头:“……我没这个意思。”

这些台下跳舞的,可真的是仙人!仙女!她们会愿意做她的歌女?

想想也觉得她们不会愿意!

“你呀!”华丰佯做无奈,笑道:“总是想得太多!你想要什么,你想做什么,尽管去拿,尽管去做,捅破了天,也还有我呢!”

“嗯嗯嗯,”周惟点头:“是!你厉害!你牛逼!你巴不得捅破了天!”

华丰大笑,又问道:“刚才在想什么?”

“我在想……”周惟眼睛仍旧看着台下的美人歌舞,道:“我记得,五年之前,散修联盟可不是这个模样?”

“你是说,一院四堂,一部一局一会六旗营?”华丰搂住周惟的肩,让她靠向自己,道:“五年前,散修联盟百废待兴,前事都还未完结,很多事情,都有些散乱。如今五年过去,散修联盟又有这么多修士仙人,自然要做好章程,完善好规矩。”

“哦,是这样啊……”周惟轻声应和了一句。

她心中想得是:之前在回来的路上,那两位中年修士所说的,未必没有道理。

一院四堂,一部一局一会六旗营。

这样的布置,就宛如一个皇朝。

说是另一个天鼎仙朝,其实也不为过。

那她现在,干的是一个“仙朝皇后”的角色?

“不要胡思乱想,”华丰亲了亲周惟的脸颊:“这些东西,不过是为了管理方便而已。”

周惟推开华丰,脸色微红,点点头。

周惟嘴上不说,心里已经开始吐槽了:我靠!下面数万人看着呢!秀什么恩爱!

华丰轻笑着摇了摇头,他转头看了看后侧站着的一个侍从。

年轻的侍从立即上前,手里托着一个巨大的银色托盘。

托盘上放着灵泉、灵酒、还有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

华丰接过托盘,递到周惟眼前,笑着道:“让我伺候主母进食……”

年轻的侍从身子一颤,急忙往后退去。

周惟快速伸手,狠狠地捏了捏华丰的手臂:“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秀恩爱!”

华丰一边笑看着周惟,一边转手抓住周惟捏她的手,暧昧地划了划她的掌心。

周惟脸上更红,倏地收回手。

华丰仰头大笑。

台下,散修联盟修为最高、权利最大的成员都时不时往台上看去。

他们看到的,便是华丰同周惟柔声细语,又开怀大笑的模样。

没有人会不在乎主公华丰的举动。

今日,主母周惟身着金龙披风。

是龙,非凤。

这已经是主公的一种态度。

台下的无数修士仙人暗暗交换眼神。

主公对主母的态度,岂止是蜜里调油,简直就是宠上了天!

忠于主公的意志,纵然主母周惟只是个还未成仙的修士,他们也理所应当,认她为主!(未完待续。)

东光县医院
漳州市人民医院
成都治癫痫病医院
河源哪家妇科医院好
唐山治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