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绝世邪君第五百七十五章宴席1

2020-01-22 02:14: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五百七十五章 宴席

热门推荐:、、、、、、、

秦石和玉罗刹情到极处,终是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浴火,相互的缠绵依偎在一团。

**一番,翌日。

第一抹晨曦从东方散落,透过窗户散落在秦石的眼皮上。他轻轻的睁开眼,玉罗刹还在沉睡,他望着怀中赤果果的羔羊,不由露出抹淡淡的浅笑。

“笑什么?”玉罗刹眼哼唧道。

“咦,你醒了?”秦石略显惊讶。

“早就醒了,只是不想起來,想让你再抱抱我。”玉罗刹贪婪的抱住秦石。

看着耍赖的玉罗刹,秦石忍不住轻笑:“小懒猫,那就再睡会吧,昨天晚上那么累。”

“不许说…”玉罗刹玉面一羞,恶狠狠的睁开眼,瞪了秦石一眼。

“有什么不能说的啊,现在你都是我的人了。”秦石挑衅道。

“你还说…”

“我说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玉罗刹撅起嘴,美眸突然一亮,一下将身上的毛毯卷起,将秦石给踢下床去:“我是不能怎么样你,但是我能保护好我自己啊,从今天开始你不许碰我…”

“我………”秦石咂了咂舌,一下子哑然。

好吗,这是女人的专利。

“不过说真得,能遇见你,真好。”秦石认真的道。

依偎在秦石的怀里,玉罗刹听闻此言,娇躯不禁的轻颤,美眸中起了几分湿润:“石头………”

“怎么了?”秦石担心的道。

“沒,我只是受宠若惊,你知道吗石头,这五十年我早就不渴望爱情,我就好像是饥饿辘辘的流浪汉,现在你突然告诉我可以每日酒肉池林,每日可以享受你的关怀,就感觉像做梦一样。”

“傻………”

“如果这是梦,请永远也不要我醒。”

“好,我陪你一起。”

经过这次事,秦石和玉罗刹算是彻底的在一起,往后的日子里,两人的感情也是越來越亲近,始终沉溺在麟妃送给两人的御花园中。

往后的期间里,秦石沒有去修炼,难道有几日惬意时光,他就想安安稳稳的陪伴玉罗刹,他知道这些年玉罗刹吃了太多的苦,特别是在荒芜丛林的五十年中,不过他在心里下定决心,从今往后在也不会让玉罗刹受到半点委屈。

因为,她是他秦石的女人。

刚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人來御花园拜访秦石,有原來跟随肖宠的文武百官,想要得到秦石的原谅,也有皇城的小家族,想要和秦石拉拢关系,或者是找秦石炼制魔符,总之数不胜数。

那几日,真是把秦石烦死了,最后还是动用了麟妃,让麟彪和麟族的人守在御花园外,这才落得一个耳根清净。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忘坑骗一笔,让那些想要炼制魔符的人,自己提供好荒兽和灵石交给麟彪,每隔几日秦石抽出闲暇之余,就会帮助他们炼制。

就这样通过几次炼制,秦石的精神力也得到了良好的提升,甚至隐隐约约间感应到第二咒的桎梏。

不过这并不是他最大的收获,真正的收获应该要数这几次炼制魔符中,他从这些文武百官和小家族中坑來的珍宝,光是灵石就足足有数千万之多。

虽说秦石对灵石沒有什么概念,不过每每看着堆积成山的灵石,他还是会忍不住露出笑意,并且搂着玉罗刹道:“看见沒,像我这样会赚钱的好男人上哪里找去。”

“你就臭美吧…”

“嘿嘿,这些以后给咱孩子留着,以后我儿子想要什么,我就给他什么。”秦石很霸气的道。

对于沉溺在爱情中的人來讲,时间永远是不够用得,两个月转眼飞逝。

这两个月中,麟宇登上皇位,已经开始着手对皇城进行修建,其实说是修建,不过这次的损坏异常严重,几乎和重新建造沒有什么区别。

不,准确说比重新建造还要难,因为有血巫师和邪魔的魔力影响,皇城下的土地尽数受到污染,全部变得枯黄松软,很难在上面搭建房屋。

好在这期间,有花零和玄殿的人相助,花零通过四天之境的灵力恢复大地的生机,这才令这浩大的工程能够顺利的开工。

漫步在御花园中,秦石搂着玉罗刹,仰望着远处已经有了雏形的皇宫,不由露出抹淡淡的浅笑。

“咦…”而这时,秦石的眉头突然一皱,不过马上就舒展开來,辗转成无穷无尽的喜色。

“石头,你怎么了?”玉罗刹不解的问句。

“嘿嘿,一会你就知道了。”秦石不做解释,只是目光凝望向北方的青霄。

咻…

半响过后,一道流光划破天穹,旋即伴随着流光之后,是数十道的身影朝御花园飞跃。

为首的是名老者,仔细一瞧,不正是秦永峰吗?在他身后是秦天擎,朴泉,血尊者,和秦家秦宗的诸人,何岩和炼药师协会的人也在其中。

“爷爷,父亲,师父,你们都來了。”秦石迎上众人,冲着秦永峰和朴泉两人恭敬的抱了抱拳。

“哈哈,臭小子,可以啊,这几个月不见,闹的越來越大了啊,不愧是我秦家的孙子。”秦永峰拍了拍秦石的肩膀,满意的大笑。

秦石尴尬的抓了抓脑袋。

秦天擎迈上前,也是满含欣慰,而这时他的目光突然落在玉罗刹身上:“石头,这位姑娘是?”

“嘿嘿,我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内人,也是帝国的公主,大家叫她罗刹就行。”秦石笑呵呵的说句,拉过玉罗刹道:“罗刹,这是我爹。”

“伯父。”

“伯什么父啊,叫爹…”秦石顽劣的推了下玉罗刹,道:“都是我的人了,还不改口啊。”

玉罗刹毕竟是女孩子,被秦石当众一说,一下子脸红的像个苹果,娇声娇气的道:“爹………”

“哈哈,这还差不多。”秦石满意的大笑。

啪…

未料这时,秦天擎脸色一变,一把将秦石拉倒角落里,怒道:“臭小子,你搞什么鬼?这年纪不大,就学会在外面胡搞了是不是?我和你说啊,你别以为你翅膀硬了,我就不敢教训你了,雪心走的时候我答应过她,我要帮她好好的看着你,你这算是怎么回事?玩一玩也就算了,你小子倒行啊,竟然还给我弄个公主,你这是不是想让我秦家的名誉扫地啊?啊……你小子倒是说话啊你,你可气死我了…”

听着滔滔不绝的怒骂,秦石满目无奈的苦道:“爹,行了啊,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雪心她知道罗刹。”

“啥?啥啥啥?”秦天擎老脸一横,惊讶道:“雪心知道?”

“是啊,她们早就见过面了。”秦石不以为不易耸了耸肩。

这一下,秦天擎凌乱了,瞪大了眼睛好半响,才自言自语的摇头道:“喝,这是我老了吗?现在的这年轻人都这么开放吗?当年我怎么沒碰到这么好的女孩呢,邪门了。”

“我呸,说什么呢,这话让我妈知道,你信不信我妈给你撵出去。”秦石在旁边越听越不对劲。

“得,算我多管闲事,不过你小子给我注意点,就算雪心姑娘大度,你也给我适可而止,你看让我知道再有第三个,看我怎么教训你,知道不…”

未等秦天擎的话落地,秦石面庞一下尴尬下來,怯声道:“咳咳,那个,那个爹啊,第四个行不行?”

“什么意思?”

“第三个,第三个早就有了。”秦石嘿嘿傻笑道。

“你………”秦天擎彻底无语。

秦家人到此,夜晚麟宇停下皇城的修建,刻意在麟妃的城外寝宫设宴招待大家,这一次宴席是有史以來,人最齐全的一次,许巧儿和枭轩,萧天月几人也从东方区域赶來,许巧儿和秦月玲,许道颜一家重逢,三人有两年未见,都是忍不住的喜极泪下。

“石头,这两年巧儿麻烦你了。”

“小姑,你客气了,当年巧儿本身就是因我才被焚天宗所害,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事。”秦石冲秦月玲摇头道。

萧天月几人和秦家人并不熟悉,为此在人群中环顾一圈,不由问道:“石头哥,封痕呢?怎么沒见到他?”

提到封痕,秦石不免露出痛苦之色。

“封痕,被人捉去了。”秦石咬破下唇,将焚天宗的事转告几人。

在萧天月几人知道封痕的事时,一个一个痛苦的攥紧拳。

“终有一天,我会救出封痕。”秦石认真的道。

宴席开启,秦家人在三年前都见过麟宇,只是当时不知道麟宇是帝国皇子,再次见面不由露出大跌眼镜之色。

唯一一个对麟宇还是老态度的人,就是苏铭了,他还是和原來一样,一点也不把麟宇当做帝王來看,麟宇在苏铭面前也是一样,一点帝王的架子都沒有,刚见面两人就打闹成一团。

啸月通过木心的尸体也彻底治愈,和秦永峰几人一同回归,夜晚玉罗刹被啸月喊去,和麟妃以及方衡三姐妹许久,她们之间有的是五十年未见得,有的甚至百年未见得,之间有太多的话要说。

正好,玉罗刹离去,秦石落得自在,和麟宇、秦殇、尹沫、以及萧天月几人,和当年的几名兄弟好好叙旧。

兄弟们时隔两年未见,再聚首时显得格外亲切。

其中最大的乐子,自然是苏铭刚看见周琴时,那一副不敢置信,和之后沮丧的模样,惹得几人捧腹大笑。

萧天月和麟宇一样,两人精虫上脑,一场宴席下來,两人的目光不断在人群中环顾,寻找着各式各样的美女,萧天月还将这些年泡妞的绝活教给麟宇,感动的麟宇是稀里哗啦啊,很快两人就抱成一团。

子时,诸人才喝的不醒天日,几个人都非常的开心,秦石回到御花园时,感觉腹腔中一阵翻山倒海,十分痛苦。

“酒这东西,真不能这样喝啊。”秦石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小子,你还知道啊,你就这样喝,要是把我看好的**喝出毛病來,看本尊怎么收拾你…”

就这时,一声粗犷不羁的大笑从左臂间响起。

秦石的眸心一亮,之前的醉意荡然无存:“邪魔,你醒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杭州丽都医院李向红
北京市房山区城关地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广东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干细胞中心李非博士优选
烟台癫痫病在线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