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上药前总裁受审揭高管与医药代理默契利益链

2020-09-14 10:18: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药前总裁受审揭高管与医药代理默契利益链 “'二零扣’这种商业男女袜子模式,就是企业把药按20%的价格给一级分销商,分销商卖给其他代理,分销商按销量的比例返点给决策人,返二三个点,四五个点都有可能,这种做法国企民企都有,看企业或者代理商愿不愿意做了。”一位上海医药(600849,股吧)行业资深人士对表示。 近日,当新上药重组完成正摩拳擦掌欲冲击国药的老大地位时,一则消息不胫而走:“上药集团前总裁吴建文被双规了,涉案金额达数百万元之巨。”迅即致电上药集团,办公室一位女士颇为紧张地表示:“这个我们不能透露的,统一由上市公司来对外披露,不能说。” “吴建文现在是在隔离审查阶段,外界所说的春节期间已经开始调查等几个时间点,我们不清楚,至于涉案金额,只能等审查报告出来才能知道,吴建文所在的是以前的上药集团,新上药完全是新的领导班子,运营不受影响。”上海医药董事会办公室人士告诉《华夏时报》。 医药新贵遭调查 从年轻的上药集团明星总裁,到如今的深陷囹圄,吴建文的转身只用了一年多时间。 手中一份上药集团内刊资料显示:吴建文,1969年9月出生,复旦大学化学系毕业,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复旦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1991年加入上药集团,曾先后任上海新亚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新亚药业”)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新亚药业、上海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新先锋药业”)总经理、上海医药集团副总裁、上药集团抗生素事业部总裁,2008年底升任上药集团总裁,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可谓风光载道。 2009年1月份受聘于上药集团担任总裁时,吴建文曾撰题为“感谢、感动、感怀、感奋”的文章来抒发心情,并表示对自己的要求是:忠诚,尽责,电热发生器专注,忠诚于国资,忠诚于集团事业;对国资的保值增值高度负责,对社会高度负责,确保产品质量和服务使人民群众满意,对广大员工、对股东尽职;并专心、专业发展医药事业。 有业内人士曾表示,吴建文此前所在的抗生素事业部是集团内最难带的一个部门,“吴这个人很有能力,口碑也不错。”抗生素事业部是在2002年华源集团入主上药后,集团归并同类资产,以新亚药业和新先锋药业为核心逐步采用跨国公司事业部制的管理模式,而在吴建文的带领之下,抗生素事业部与上药集团旗下的原料药、处方药以及中药与OTC三个事业部共同形成了上药集团的四大支柱产业。 据传吴建文正是因为其在抗生素事业部期间因选择医药代理商收受贿赂而落马,有媒体报道称,涉案金额高达800万元。消息人士指出,对吴的调查从春节期间已经展开,国资委纪检部门在7月份宣布了对其的调查结果。 联系到吴曾工作过的新先锋药业,厂区一位职工惊讶地表示:“这个事情出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大家都知道的,说什么的都有,人蛮年轻的,收回扣这个很多人都收的,抓么就抓了他一个。”而新先锋的一位销售部门负责人则表示:吴建文是过去我们的负责人,犯事是在上药集团,所以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经营情况非常好。” 一切有迹可循,在2009年底上海医药拟以换股方式吸收合并上实医药(600607,股吧)和中西药业(600842,股吧)的路演时,吴建文的身影还在领导层之中,而今年新上药董事会换届选举之时,吴建文已然落选,而由其挂帅的抗生素事业部也没能进入片胶上市公司,董事长吕明方的解释是“抗生素事业部暂未达到上市要求”。 上海医药董事会办公室人士表示:抗生素没有进来,和吴建文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法人治理结构不健全,我们当时承诺的是24个月之内注入上市公司,如果说更快,那当然更好。而新先锋药业一位负责人则表示:今年一定能够注入上市公司。 资料上可以查到的吴建文最后一次露面是2009年底上药集团的一次技能大赛总决赛,吴建文做了激情发言,此后则在公开场合鲜见其踪迹,与其先前频频去各地参观考察的高调对照鲜明。 祸起行业潜规则? 目前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吴建文的跟头栽在行业潜规则“二零扣”上。 消息指出,上药集团内部通报的口径是经济问题,而民间的说法是,在其担任抗生素事业部总裁期间,为旗下药品选择代理商的过程中收取了对方贿赂而被举报,并最终在新上药重组的审计过程中被发现了。 “吴建文的情况,表面上看很可能是医药代理把他给告了,既然纪检部门都介入了,手里应该是有其受贿的证据在。”一位上海医药行业资深人士对表示,“二零扣”这种商业模式,就是企业把药按20%的价格给一级分销商,分销商卖给其他代理,分销商按销量的比例返点给决策人,“如果有企业的销售数字,可能可以大体估算其受贿金额,返二三个点,四五个点都有可能,这种做法国企民企都有,看企业或者代理商愿不愿意做了。” 前述人士补充说,其实不止“二零扣”,甚至“一五扣”都存在,不好的药可能会用这种方式,这样就是把工厂利润压到最低了,企业也不赚钱,用料不到位,用劣质原料以次充好,对行业的伤害是很大的。药这个行业的利润你知道是很高的,从上市公司的报表,看销售费用占销售额的比例是多少,这个销售费用就是让别人去卖药付给别人的,一般是50%以上,或者60%、70%,这个比较正常。 而就“二零扣”事情询问新先锋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并不清楚。而上海医药董事会办公室人士也回应,新上药重组后换了新的领导班子,旧上药的问题不了解。抗生素部门现在是集团在托管,因为是非上市公司,所以盈利状况不能公开。 而沪上一家医药PE公司总经理则表示:表面上是收回扣,但吴做到这么高的位置,收回扣完全不奇怪,这个行业收回扣的太多太多了,而且揪出萝卜带出泥,被调查的只有吴一个人确实奇怪。放到新上药重组的背景下看,政治斗争的可能性比较大,有人上就自然有人下,旧的问题陈芝麻烂谷子总有人要来承担,但对于上市公司,应该说影响不大,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的团队各方面都要磨合,但大的问题是没有的。我们外人是没办法做结论,虽然现在是被捕了,如果审查出来没有问题,那也是有可能的。 漩涡之中的新上药在8月5日交出了首份半年报,众望所归粗看下来却略显失望:总资产规模增加了14.65%,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85亿元(未含托管的抗生素业务),同比增长21.66%,但营业利润却同比下降了11.83%,净利润7.6亿,同比减少了6.4%。 为何盈利不增反降?上海医药董事会办公室人士表示:2009年是上实医药转让了下面联华超市的一块资产,规模比较大,其实我们扣除了非经常性损益,利润是增加50%多的。” 灰色收入及潜规则在医药行业似乎已经是人尽皆知,而被称为最年轻的上药集团总裁的落马,又一次敲响警钟。
贵阳白癜风较好医院
贵阳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贵阳白癜风治疗
贵阳治白癜风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