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开在草原上的法庭

2019-10-13 06:3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开在草原上的法庭-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锡林郭勒大草原上就流动着一支在马背上工作的法官队伍,他们用马驮着卷宗,穿过大草原,为牧民送去司法服务。

  今天,“马背”已经升级成了“车载”,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人民法院巡回法庭的法官们开着装备齐全的巡回审判车行走在大草原上。我们跟随着这辆巡回审判车,走进草原巡回审判的第一线。

  时间:7月20日14:00

  地点:阿巴嘎旗别力古台镇白银乌拉嘎查

  气温35摄氏度,阳光灼热,草原一望无垠,野旷天低,只有牛羊在悠闲地漫步吃草。

  就在这蓝绿相接的天地间,几位法官和当事人席地而坐。他们的面前摆放着几个蒙文的身份牌,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法官助理、书记员、原告、被告……

  而在他们的背后,停着一辆依维柯,车身上用蒙汉双语醒目标注着“阿旗法院巡回审判车”。

  随着法官用蒙语宣布现在开庭,一次巡回审判正式展开。

  这是一起邻里纠纷案,原告恩和图布新和被告吴胜贵是邻居,被告家丢了3只羊,以为是去了原告家,却没有证据,便抓了原告家3只羊。原告要求返还羊,由此引发诉讼。

  由于案件事实比较简单,且双方之前都是关系不错的邻居,法官优先选择了调解。在法官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吴胜贵返还原告恩和图布新3只羊,原告支付被告饲养费400元。

  在这次开庭之前,法官已经多次做调解工作,所以今天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便调解结案。达成调解协议后,巡回法庭立即用车上装配的打印机和远程签章机制作出文书交给双方签字结案。

  “法院的服务很好,省去了我们很多时间。”结案后,被告代理人赛罕其其格对我们说。

  这台依维柯是法官们的宝贝。巡回法庭庭长苏布达说,以前他们只有一辆吉普车,办一个案子要来来回回跑很多趟。这车是2008年自治区高院领导特批给他们的。经过改装以后,车子装备了电脑、打印机、远程签章机,在车上,就可以完成从立案到执行的全过程,简单的案子只要跑一趟就够了。

  苏布达对现在的物质装备条件很满意了,但我们在现场看到,用来给车上设备供电的是一台小小的雅马哈发电机,一个多小时就坏了两次。法官们在审判期间,还要在烈日之下当起维修工。

  巡回法庭一共有5个人,审判长、审判员、法官助理、书记员、法警各一人,都精通蒙汉双语,每次开庭他们都要“倾巢出动”。有时候,院长也会和他们一起下乡巡回办案,整个阿巴嘎旗法院对巡回法庭的工作都非常重视。而由于法庭中具备审判资格的只有两人,如遇需要合议的案子,还得找一位人民陪审员。

  “牧民住得分散,双方当事人往往会距离数十甚至上百公里,巡回审判车就停在两家中间的位置,开庭的时候双方过来,都方便了。”苏布达说。

  当事人方便了,苦的却是法官。阿巴嘎旗全旗总面积2.75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4.38万,为了找到一个当事人,他们往往要驱车数百公里。草场里没修路,只有车辙轧出来的自然路,遇到下雨下雪或是夜晚,很容易迷路。

  然而常年在牧区奔走,他们已经练就了一身本领,迷路了看北斗星,看草倒向的方向,或是敲击车身造出声响来引狗叫。可很多时候,实在回不去,他们也只好在随地碰上的牧民家甚至车上过夜。

  工作条件如此艰苦,可除了每天2.4元的下乡补助,巡回法官们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待遇。“反正都是法院的工作,没有钱一样干。”年已半百、身材娇小的苏布达毫不迟疑地说。

  时间:7月20日16:50

  地点:阿巴嘎旗宝格都乌拉

  结束巡回审判车上的工作,法官们又马不停蹄赶往宝格都乌拉的固定巡回审判点。宝格都乌拉是蒙古族的圣山,山下有一个苏木。阿巴嘎旗法院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巡回审判点。法院没有房子,就借用派出所废弃的房子,设立了一间小小的审判室。

  这间审判室墙壁上挂着蒙汉双语的审判提示,正面有国徽,虽是用厚纸板做的,却不失庄重。下面条幅上写着“阿巴嘎旗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审判席两旁是原、被告席,而正对着审判席还有一个条椅供旁听之用,颇像一个正规的法庭。

  今天开庭的是一起债务纠纷案,审判长苏布达、审判员胡格吉勒图、人民陪审员照日格图组成了合议庭。被告苏都斯琴和帕格玛欠了原告斯琴巴特尔18600元,原告要求返还。

  由于案件证据明确,双方便在法官的主持下达成了调解协议:二被告一次性偿还原告欠款。达成协议后,法官们又用从巡回审判车上搬下来的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制作了文书。

  考虑到在牧民家中开庭条件较差又缺乏严肃性,2008年,阿巴嘎旗法院在居民密集区建立了8个这样的固定巡回审判点,方便周边群众诉讼,如今60%的牧区案件都在这里开庭审理。

  在固定巡回点外,法庭还会贴出开庭公告供村民旁听案件。这天的开庭,就有不少村民来旁听。

  案件审理完毕,我们遇到一位中年男子。一见面,他就笑着对苏布达说:“你让我帮你找的那个当事人我给你找到了。”

  我们很奇怪,为什么要别人找当事人呢?一了解才知道,这位男子叫付宝财,是宝格都的一名个体户,在这里拥有许多物业,人脉很广。由于阿巴嘎旗地广人稀,当事人难找,法院便联系了许多人民陪审员、嘎查委员会以及当地有威望的人协助法院工作。这些人长期生活在牧区,与牧民群众交往密切,人缘广、地域熟、信息灵,往往能事半功倍,付宝财便是其中之一。

  时间:7月21日10:45

  地点:阿巴嘎旗查干淖尔镇乌兰敖都嘎查

  一大早,我们便随巡回法庭的法官驱车200多公里来到哈斯巴特尔家。这天,法官约好哈斯巴特尔做回访。

  哈斯巴特尔家住在离苏木很远的一个小山坡上。一见到哈斯巴特尔,法官便开门见山地问:“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啦?”“不错,我现在日子过得很好。有7000多亩草场,80多头牛,100多只羊。”哈斯巴特尔兴奋地说,把法官一行迎进屋子,端出奶茶、炒米和奶豆腐来招待。

  哈斯巴特尔是一起草场纠纷案的原告。1998年政府分草场,哈斯巴特尔家分到的草场中有1500多亩被被告陈红占用。哈斯巴特尔想了各种方法,找了很多部门也没能要回草场。去年5月,他想到打官司,从同学那里拿到一张巡回法庭的便民联系卡,便打通了联系。

  当时,法官正在草原的另一端巡回办案。“法官三天后就来了。”哈斯巴特尔说,“被告住在旗里,在法院开的庭,我就是开庭的时候去了一趟,法官来了好几次,立案、看现场。”

  法官对案件进行了调解,并成功达成调解协议,被告返还草场,哈斯巴特尔则放弃了5000元的赔偿请求。5月起诉,8月调解结案并当场执行,十来年的纠纷3个月不到就解决了。

  法官介绍,草原上的纠纷主要涉及草场、牲畜或离婚,案件标的额小,矛盾并不激烈,且双方当事人往往都是亲朋邻里。针对这些特点,法院侧重调解工作,调解率能达到80%以上。

  巡回法庭每月设立两个固定巡回周,定期到南北两个区域进行分别巡回办案活动。同时,还根据案情的需要,有针对性地不定期进行巡回。案件审结后,法庭还会定期做回访,了解当事人的现状。有时候在巡回路上经过了以前的诉讼当事人家,也会随时做回访。

  当我们问哈斯巴特尔对这次诉讼有什么感受时,汉话说得不太流利的他一个劲地说,很满意。(沈荣 杨文斌 敖德)

车险
世界史
家居装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