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炎武战神 第1863章 惊遇

2019-10-12 18:23: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1863章 惊遇

眼下!

琉璃光彩,异象繁繁,是存在着一阵阵诡异未知的气息。【看本章节请到800】(шщшщr網首发)

“我已成功闯入外阵,至于此阵之内,仅对魂魄有巨大的伤害。正是如此,于你我魂体相融之身,反而要轻松诸多。”圣羽尊者暗暗传音道。

“那如何闯过去?”凌天羽即问。

“如果是要直接破阵,一切都不是问题,如果你我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去,就得遵循诛神阵的规则!”圣羽尊者正色道。

“那要如何做?”

“忘我。”

“如何忘我?”

“即是收敛心神,排除杂念,忘我之心,便可安然渡过幻象。你心境修为虽是不凡,但你此行伴生杂念,不易此行,为此我想暂且封存你的魂魄。”圣羽尊者满是认真的说道,封存魂魄,等于就是一种逼真的假死状态。

“只要可以进去,一切都依师兄所言。”凌天羽道。

“那只能先委屈你了。”圣羽尊者说罢,暗运魂力,将凌天羽的魂魄意志压下。

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坠入万丈深渊,如死亡般的绝望。但凌天羽心知圣羽尊者不会迫害自己,即便万分恐惧,也没有作出任何的挣扎。

猛地!

凌天羽的魂魄意志,便彻底的消沉,如死一般,感应不到自己的存在,联系不到主体,完是被这个世界彻底驱逐了。

这时,圣羽尊者目光凌厉,直视着前方诡异的琉璃空间,暗叹:“但愿一切都没变···”

然后!

圣羽尊者缓缓闭上双眼,摒弃所有的杂念,心神变得空荡。整个魂影,变得犹如漂游的空气,轻盈的融入琉璃空间,顺势而行。

这一刻,圣羽尊者似如幽魂,没有任何的气息波动。就像是落叶滴落水流,任由着水流的流动而行,漂浮在琉璃空间。

对于圣羽尊者来说,本身也是毫感觉的,也是防范为危险的时候。如果这时候被古玄老祖察觉的话,便可轻而易举的抹杀圣羽尊者的魂魄。

没办法,对于圣羽尊者来说,强行破解诛神阵些许会容易诸多。但若要声息的闯入诛神阵,潜入仙武府圣地,就得适应诛神阵的规则。

所以,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只是圣羽尊者没跟凌天羽说得太明白。

许久!

“恩?”

一声惊疑,凌天羽的意识慢慢觉醒。

那种感觉,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一时间,凌天羽的记忆甚至产生了模糊感,静静的梳理了几番,凌天羽才慢慢的恢复。

“师兄?”凌天羽暗暗呼唤。

“恩,我们闯过来了。”圣羽尊者回道。

“噢?”

凌天羽愕然,自己像是经历了真实的生死感,法判定时间概念。只是感觉很漫长,又感觉像是短短一瞬间。

旋即!

直接用肉眼探视过去,让凌天羽错愕的是,眼下并非是仙武府圣地,而是一片尽的黑暗空间。肉眼根本法看清视野,也不敢妄自动用神念扫视,即问:“师兄,这是何处?”

“绝望阵地。”圣羽尊者肃然道:“此处虽仅有一阵,但却由万阵融合所成,若不熟通此阵,便会陷身于限阵域,永世囚困。”

“那这里应该没变化吧?”凌天羽不禁问。

“不清楚。”圣羽尊者心里也是没底。

“这···”凌天羽愕然。

“此阵的存在颇为依赖于灵脉,至于现在灵脉的境况如何,我也不敢保证。”圣羽尊者备是严肃道:“所以此行乃是万分凶险,不知你可还要一闯?”

“我倒没所谓,只是我心于忏愧,要让师兄你陪我冒此风险。”凌天羽满是内疚,其实真有那么几分想要告诉关于月欣儿的事情。

“你现在为了你的妻子,可以不顾生死,于我来说,甚是佩服

。就凭这一点,我便可以撇开生死,于你闯这一遭!”圣羽尊者毅然道:“而你也不必担心,这若声闯入,的确颇为困难。但集你我之力,若有异动,脱身并非难事。”

“多谢师兄!”凌天羽感激不已。

“暂不说你待我有造化之恩,就是现在你我皆有共同之敌,师与妻之仇,不得不报!”圣羽尊者冷声道,对古玄的痛恨,绝不弱于凌天羽。

“那便开始吧!”凌天羽道。

“恩!”

圣羽尊者暗暗点头,锐利的魂瞳,扫视黑暗四方。敏锐的听觉,悄然感知着黑暗气流的每一丝微小的波动。

此阵棘手之处,便是不得动用神念,凭肉眼窥探。而阵点的布置,则是隐藏在黑暗,遍处都是雷区。一步错,便满盘皆输,立马便得陷入限阵域。

这一刻!

凌天羽严严实实的收敛心神,不给发出任何的动静,不敢对圣羽尊者带来任何的惊扰。

“呼!~”

圣羽尊者暗呼了口气,平伏下心情,眼神即刻变得犀利起来。

唰!~

一个闪身,圣羽尊者瞬间没入黑暗。

在这尽的黑暗,没有空间与距离的概念,凭依赖于圣羽尊者以往的记忆。

第一步,轻盈脚尖着落,四方别异动,意味着第一步是安的。

凌天羽也是心惊胆战,在这黑暗之,法动用神念的话,存在的雷区实在是太多了。每一步的走动都必须的精准之至,或多或少一丁点的距离都得出错。

“别担心,如果第一步没错的话,那整个阵点的布置应该都不会有改动。凭我的记忆,走过这些阵点碍。”圣羽尊者暗道,这也是生怕凌天羽一时把持不住而露出心神破绽。

旋即!

圣羽尊者身形一闪,不带一丝涟漪,再一步落入左侧约莫数米之地,又是轻身着地,四方依旧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

见到圣羽尊者信心十足,游刃有余,凌天羽也放松了许多。然后便静静的关注着圣羽尊者的步法轨迹,也可熟悉整个阵法的布置。

如此,一步步下来,圣羽尊者足足走了上百步。

凌天羽吃惊不已,如果让自己在这黑暗摸索的话,怕是一辈子都琢磨不出来。现在也不知道是该佩服圣羽尊者的记忆能力,还是佩服圣羽尊者的计算能力,在这尽的黑暗踏足下来,每一步都是细致入微,没有分毫差错。

“到了!”圣羽尊者暗道:“只要出了这阵法,下一道阵法对我来说完不具威胁。”

“恩!”凌天羽暗暗点头,只要能够成功混入仙武府,就算是寻不到紫霜,凌天羽也能出其不意的去暗算古玄老祖。

不由!

圣羽尊者再度闪身踏足几步,虽然眼前还是尽的黑暗,但凌天羽能感觉已经很接近了。

嗖!~

再踏掠一步,圣羽尊者突然面色一凝,冷冷的扫视着四周。

“怎么师兄?”凌天羽暗问。

“有些不对劲。”圣羽尊者面色紧凝。

“不对劲?”凌天羽虽行事谨慎,但觉四方依旧平常,何况眼下即到出口,心是郁闷,又道:“师兄,是不是你感觉错了?何况古玄那厮损失残魂,身负重创,此刻定是在心闭关。”

“这阵法倒是没变化,只是感觉有些不对。”圣羽尊者沉思着,嘀咕道:“难道是因为太过顺利才会产生这种感觉?”

“师兄,至于决定如何,我都听你的。”凌天羽道,毕竟不了解这诛神阵,也不敢妄加定论。

“罢了,都走到这一步了,姑且再赌一把。”圣羽尊者说完,循着记忆的阵点布置,左右突进,接连在黑暗迈近了几步。

只是,这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圣羽尊者面色一狠,再是一步。

这一步!

圣羽尊者突然整张脸惊变:“陷阱!”

凌天羽根本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圣羽尊者备是惊惶的循着原来的步点,匆匆撤离。

惊然!

轰!轰!~

虚空震动扭曲,滚滚魔气,四方如潮,疯狂的席卷而来。

“魔气!”凌天羽瞠目结舌。

难以置信,在仙武府竟然会冒出如此强大的魔气。

所幸圣羽尊者及时反应,健步如飞,循着原来的记忆阵点,一连跨出百步阵点。

眼见着!

即将冲出绝望阵地!

突然,圣羽尊者脸色惊变,猛的止住身形,下一步僵硬着硬是不敢踏出。

“师兄?”凌天羽错愕。

“阵点移动了。”圣羽尊者惊声道。

“什么?”凌天羽满脸骇色。

随而,黑空之,突然一道森冷的声音响彻而起:“竟然来了,哪有这么容易走!”

这声音,不像是来自古玄,但却令凌天羽万分恐惧。

没错!

这声音正是之前在深海之行,暗算自己的未知强敌。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阴魂不散,连这一步都算到了。难以置信的是,这位可怕的未知劲敌,竟然会藏在仙武府来个守株待兔。

圣羽尊者也备是惊愕,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根本就不是古玄老祖。

乍见!

虚空之,如刀撕裂,一颗诡异的血色眼瞳,如同死神注视,冷森森的在黑暗虚空渐渐的凝聚出来,得意万分的盯视着凌天羽。

北京欧亚肿瘤医院专家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北京欧亚肿瘤医院医生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北京欧亚肿瘤医院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