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阳世鬼差 第七十三章 顽固不化

2020-05-22 00:11: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阳世鬼差 第七十三章 顽固不化

;>

我回应说:“好,我会尽快将他们接过来。,”

“不过,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当初打伤您的人,到底是谁?”

柳相闻言,神色就变得凝重起来说:“它并非是人,或许来自地下,而且,他应该不是为我而来,目标可能是你。”

是我?来自地下?地府派人来杀我的吗?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是秦广王他们干的么?

“那天,我还未睡着,就心生警觉,事先在房间里布下了天火伏魔阵,若非有它,你我都活不到今日,毕竟那东西实在太厉害,我思来想去,觉得那可能是地府十大鬼帅之一的豹尾。”

十大鬼帅,是地府地君之下能耐最大的人,之前我们见过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还有大连呼臂夜游,都是属于十大鬼帅之中的。

另外还有夜叉鬼王,他是所有夜叉中最厉害的,达到了鬼王境地,与七爷八爷私下关系不错。其他还有四位阴帅,分别是豹尾黄蜂鸟嘴鱼鳃,这四位,一般情况与人类没有焦急,他们是掌控路上兽类天上鸟类水中鱼类以及地上昆虫等各处动物的亡灵。

如今,这个豹尾越界跑来刺杀我们,恐怕也是没有了其他的人手,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让它前来,不会被其他人所察觉。

不巧的是,当晚偏偏被柳相心生感应,事先摆了个阵法。虽说他自己被打到装死,但那个豹尾也因此被击退,让我们逃过了一劫。

逃过这一劫,地府也应该有所察觉,这也是之后为什么没有再遇到同样情况的原因。

我非常歉意的说道:“原来是因为我的事情g,而连累到了柳叔,让您差点丢了性命”。

柳相摇头说:“你应该庆幸是我们在一起,不然如果你有了什么事情,梦琪她该怎么办?我年纪大了,死不死的没有什么,但你们都还年轻,还有很长的时间在一起,我只希望你,看在这件事的份上,以后对梦琪好点,不要让她伤心。”

我立刻起誓道:“若我让她伤心,或者对不起他,势必会遭天理报应,孤独终老。”

柳梦琪急忙让我别胡说,修道者哪能随便就起誓。柳相倒是很欣慰的说:“你毫不迟疑的起誓,足以说明你对梦琪的真心,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你能这样说,我才放心呢。我在心里面加了一句,脸上却一副傻笑。

当天,我们就给他办了出院手续,既然已经醒过来了,那就没有大碍了。他昏睡的这些天,将自己也调理的很好,身体已经逐步恢复了。

林锋被陈国华被安排在一个比较普通的地方,他说在哪里可以保护好他。现在我们都住进了柳梦琪家里,顺带直接将他给带了过来,住在别的地方,倒不如这里安全。

柳相看到林锋后,也是不怎么待见他。主要林锋对许清灵的事情,他也知道的太清楚了,许应已经回去阁皂宗主持宗内事务,幸好没有与他相见,不然林锋恐怕讨不了好了。

吃饭的时候,林锋一上桌,柳相就冷哼一声,将筷子放下,气氛一下被他弄的很尴尬。

我两边都不能说,只能想办法化解,将话题给岔开。

“听说,阎罗教现在已经从内部瓦解了,以后我们不用在担心,他们祸乱天下了。”这句话果然吸引了柳相的注意力,他惊喜的问我:“小枫,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点头说:“不敢骗您老人家,这是真的,他们的十大护法分为两派,正在互相争斗呢。”

柳相大喜,道:“那真是太好了,这是今年我听到最让人高兴的消息,我们可以联合各派,在这个时候进攻他们,将它们一打尽,你们说怎么样?”

“这...”我犹豫道:“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他们虽然在内讧,但如果我们在此时进攻,很有可能逼迫他们再重归于好,联起手来对付我们,这样的话,就得不偿失啊。”

柳相沉吟了一番说:“你说的不错,现在去进攻他们,是有可能适得其反,等他们打的再凶一些,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时,我们再出手,将它们一举击溃,可保的天下安宁。”

我点头附和,其实心里却在苦笑,人家哪里是那么容易被灭掉的,那么一个庞然大物,为各派所忌惮,岂是说灭就灭得?

林锋知道柳相不待见他,所以也乐得不说话,就闷头在那里吃饭。柳相本来已经转移了注意力,也开心了起来,因为两人的筷子同时夹到了一个东西,让他又想起来这还一个十分可恶的人。

林锋虽然很快就收回了筷子,但还是难免被柳相奚落一句:“人长的不胖,还挺能吃呢?”

林锋这时候似乎也没有胃口在吃下去了,放下碗筷就说:“我吃饱了,你们慢用。”然后就离开了。

我跟柳梦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啥好。

“这个,岳父大人,问您件事情。”我打算替林锋开脱一下。

柳相呵呵笑道:“现在叫岳父是不是太早了些?”

我说:“不早不早,反正梦琪又不会改嫁给别人,早叫晚叫都一样。”

柳梦琪在那边横插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改嫁给别人?”

呃..好吧,当我啥也没说。

“您老知道大夏遗族吗?”我继续问他,柳相当即挑眉说:“大夏遗族吗?我是有所耳闻,据传找个族群厉害的很,中国数千年来的历史都有他们踪迹,不过也只是传闻而已,对他们的记载很少很少,是否真的存在都未可知。

我说:“他们当然真的存在,而且,我曾经见过。”

柳相惊诧说:“你见过?在哪里?他们长什么样?是不是与我们一样?”

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我也不知道该回答哪个就道:“其实你也见过。”

“我见过?”柳相疑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说:“小枫,你不是在耍我吧。”

我摇头说没有耍你,就在刚才,你还见过他们的少族长。

说到这里,柳相还怎能不明白,他笑了一声说:“你是在说林锋吗?他跟大夏遗族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张培山的弟子,从小在龙虎山长大,你以为骗得了我吗?”

我认真道:“我并没有骗您,他真的是大夏遗族的少主,身边有众多人守护他,就连现在,我们附近也不知道潜伏了多少人。”

他见我不似作假,就看向柳梦琪。见柳梦琪点头后,柳相才恼怒道:“是便是,你们这么跟我说是什么意思?要我不要为难他吗?”

我低声说:“其实他也帮了我们很多,是我们的好朋友,虽然在许清灵师姐那里,他做的有些不对,但他现在已经把清灵师姐接走了,而且会好好对他。”

柳相闻言,消了些火说:“算着小子还有点良心,不然管他是不是大夏遗族的少主,我柳相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饭后,我帮助柳梦琪收拾东西,并且暗中示意她,晚上给我留个门。她啐了我一口,还是答应了,让我暗自欢喜。

但柳相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他就跟我说:“小枫啊,上次跟你聊得不错,今晚你陪我,再好好聊聊天。”

跟你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聊的,我婉言要拒绝,但他提前一步告诉我说:“虽然你们已经有过夫妻之实,但在没有结婚之前,还是不要住在一起,不然传出去,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他都那么直白的说出来,我不可能不答应了,心里暗自叹息,孔老二真是害人不浅,从古至今祸害了多少年轻人。

该死的礼数,该死的脸皮,现在的人已经到了只要脸不要命的阶段了。

一晚上,我就听着柳相在那自言自语,时不时的应一声。这老头真是无语了,他跟我讲什么天干地支,又跟我讲道书,让我清心寡欲,专心修道,不要被**所掌控。

我尼玛的,要不是看在他是我老丈人,非得给他两脚。这意思就是教我,不要跟你女儿同床,让她守活寡好了呗。

反正他说他的,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时,他已经不在了。

我出了房门,就看到柳梦琪坐在大厅里看电视,身上穿着个睡袍,看起来很慵懒,似乎也才睡醒。

我走过去问她:“你爸呢?”

她说:“出去了,好像是找一位故交聊天去了。”

我看了看林锋的房门说:“林锋呢?还在睡?”

她摇了摇头说:“林师兄,昨晚就走了,恐怕是受不了我爸的刁难吧。”

走了?会去哪里呢?

不过,既然都不在家,那不是给我机会了吗?我笑嘿嘿的走过去,柳梦琪奇怪的看着我说:“你做什么笑得那么开心?”

我一个淬不及防,将她扑倒在沙发上,趁她挣扎的时候说:“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她会意,停止了挣扎,对我说:“你就是个色狼,先去洗漱一下,不然我才不理你。”

...

中山中医癫痫病医院
衡水治疗妇科医院
藤黄健骨丸能舒筋健骨吗
钦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衡水白癜风治疗费用
东营好的白癜风医院
龙岩白癜风医院
乌海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