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告别外国电电网电亮中国最西端编制

2020-11-18 09:04: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告别外国电 电“电”亮中国最西端

从中国最西部的县城新疆乌恰县出发,4日沿着帕米尔高原上弯弯曲曲的山路继续向西,在凛冽的寒风陪伴下,穿越海拔3000多米的克孜勒套与柯尔克昆盖伊套之间的峡谷,来到该县吉根乡斯姆哈纳村,走进了驻扎在这里的中国西陲第一哨。从地理位置上看,这无疑就是中国西极。每天,太阳从这里离开中国。中国西陲第一哨和伊尔克什坦口岸就在这个村。口岸的对面,便是邻国吉尔吉斯斯坦。

斯姆哈纳村距离乌恰县城其实并不远,也就150公里路。但雄伟的天山自东向西风尘仆仆地一路走来,赶到这里与昆仑山牵手交汇,重重的大山挡住了斯姆哈纳村通往外界的脚步,从斯姆哈纳村沿着崎岖的山路乘坐汽车往返县城一趟巴图姆是在争抢球权时受伤竟然需要9个多小时。所以,这里的村民基本过着与外界隔绝的生活。在今年6月新疆主电进入斯姆哈纳村以前,这里一直由邻国吉尔吉斯斯坦供电,是新疆惟一使用外国电力的地方。如今,国家电的电力送到这块海拔约3000米的土地,我国最西端的斯姆哈纳村升起了永不落的 太阳 。

当晚,站在中国西陲第一哨的瞭望塔上,随着斯姆哈纳村送走我国当天最后一缕阳光。营房里一盏盏明灯接连亮起,似繁星般点亮夜空。

在新疆乌恰县吉根乡斯姆哈纳村的历史上,2013年6月3日是一个与光明相关的日子。就在这天,村里49户288名柯尔克孜族牧民、驻扎在此的西陲第一哨和新疆向西开放 桥头堡 伊尔克什坦国家一类陆路口岸用上由国家电输送的电力,告别了依靠邻国吉尔吉斯斯坦供电的历史。

我国最西端的斯姆哈纳村远离负荷中心,过去大电无法延伸至此。2003年,上述地区用上从吉尔吉斯斯坦送来的电。 但供电不稳,时断时续。节假日、天气差、对方用电高峰时都停电,有时一停就是两三个星期,我们还没法打让人家修,一年也就用半年电,致富想都不敢想。 村民帕热古丽 齐克说。

作为西陲第一哨的一名老兵,刘福忠对过去无电的经历记忆犹新。在他的讲述中,曾经的历史再一次清晰地浮现在面前:1962年,西陲第一哨组建以来,官兵们就一直与蜡烛、油灯伴为伍,后来虽然有了柴油发电机,但单一的供电模式,仅可满足每天不足两小时的照明。做饭、吃水、取暖等问题一直困扰着边防官兵的日常生活,不但驻守官兵的食品无法保鲜,副食品单一,人体需要的微量元素长期无法补充,由此引发的脱发、指甲变形屡见不鲜。就连巡逻也只能用最为原始的手段,高科技只局限在纸上谈兵。

因为没有电,入伍8年的电工高成曾经是西陲第一哨工作最轻松的人。他回忆道: 冬季大雪封山,油料供给不足时,连队的一些日常工作只能借助于晚上这暂短的供电时间来进行,通讯、文化生活对于广大官兵来说只是望天兴叹了,没有电力供给无疑给广大官兵的工作生活带来了诸多的不便。

沪综指由2452点开始大幅拉升

那2003年,接入吉尔吉斯斯坦电以后,这十年是不是连队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追问道。高成摇摇头说: 吉尔吉斯斯坦电力供应主要以本国为主,我们这边有时一停就是两三个星期,一年也就能用半年电。而且他们的电压特别不稳定,高的时候能达到450伏,频率在51赫兹以上。就这几年,烧坏的稳压器都堆满了一库房。

战士厉森高兴的说: 以后冬天再冷、夏天再热我们都不怕了。天天都可以看到电视,部队配发的电脑也可以正常使用了,我们同外界交流可是方便了。 大电接入,给边防官兵打了气、鼓了劲。西陲第一哨指导员陈家旗说: 通了电,虽然我们跟北京相距5500千米,但感觉心贴心。有强大的国家做后盾,有大电的支持,我们能运用先进设备进行现代化值勤,更好地守护边防。

在中国最西端的77号界碑前。界碑的左侧是连绵起伏的大山,山体上画有一幅中国地图。地图中间写着6个鲜红的大字:祖国在我心中。右侧,是两条平行的输电线路。一条是以前由吉尔吉斯斯坦供电的老线路,一条是通至斯姆哈纳村10千伏新输电线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条线路恰好算是一个历史分水岭。吉尔吉斯斯坦的老输电线路代表着西陲第一哨的昨天和历史;国家电新架设的输电线路则代表着西陲第一哨的明天和未来。(李易峰 孙广权)

华邦制药阿维A胶囊服用方法
藤黄健骨丸
避孕套滑落怎么补救
TX运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