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彩屯本溪印像二略

2020-10-16 09:1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彩屯(本溪印像二)

这是一个初春的季节,也是一个冰雪消融的季节,我来到太子河岸,一边是衍水大桥,一边是彩屯新桥,河的对岸是具有像征本溪市意义的平顶山。因为笫二天我们相处60多年的发小将会在一起小聚,刚刚从另一个城市回来的我,偷闲在这里寻找儿时的我,小学时的我,中学时的我,生活在本溪时的我。当然就从彩屯的每一个角落开始。

有幸拍到了彩屯仅存的几处待拆迁的且带有历史印记的老楼。

我的印像里我们家在彩屯搬过三次家。50年代初,刚刚两岁多的我跟随从部队转业的父亲来到彩屯,首先住进了黄楼,黄楼是以门窗被刷成黄色而得名。当时彩屯的住宅反映着较强的历史特征,它体现日伪统治时期的沉重,也保留中苏密月期的遗痕,和现代建筑浑为一体,形成彩屯建筑的特有格局。华中街及水泥厂一带大部分为日式建筑,仅隔一条道的华新街大都是苏式建筑。黄楼为苏式建筑。五十年代建起的矿工文化宮,使彩屯也有了文化娛乐中心,除此之外周围还有一些低矮的平房。儿时刚刚有了收音机,我常常趴在别人家门口听收音机,很好奇那匣子里怎么会有人说话。后来父亲发现了,下决心买了一台美多牌收音机,这样就可以每天听到“小喇叭开始广播啦!”“我是小叮当,工作特别忙…”稍大一点就听候宝林的相声,再后来就听袁阔成讲的评书《平原枪声》仅夜进小学校就钩的我听了好几天,后来的后来到了文革,无论中央台和地方台每天都是中央台一个节目,当然除了发布“最高指示”“两报一刊”社论就是歌颂“就是好”的內容。但那个时候我早己不在黄楼住了。刚上小学时就搬进了靠近公共汽车站的楼,属日式的,我们家住在一楼,窗户很宽大。那时起,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做了笫一次大手术,我开始学会和煤点炉子。在那里住的时侯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60年涨洪水时,太子河河水泛滥,眼看着大大的救災飞机从头顶飞过,投放着救灾物资。洪水过后开始安置災民,我们家和邻居家共同接待了一户灾民,这户灾民原本是剧团唱二人转的姓柏。那三年国家困难到了极点,常有要饭的敲门,他们只是要讨口饭吃。常来我们家和父亲一起转业的周大爷和秦姨(他们是一家人)不堪城里的饥饿,而当时又精简机构,他们选择了回乡,他们的老家在山东临沂,他们都是功臣,秦姨在部队时在东北军区司令部,周大爷在野战部队,《南征北战》中活捉李军长,真实的李军长的警卫就是被他打死的,后来他又参加抗美援朝,他的绑腿上曾被打成七个洞,但就是沒有伤着 筋骨。回到临沂仍沒躲过饥饿,每年秦姨都要带着孩子们出去乞讨。自然灾害那三年,母亲忍着病痛,却从来不让我们饿着。但最让母亲和我们痛心的是我的两岁的妹妹,因为当时饮水条件不好,治疗条件也差,得了中毒性痢疾,不幸夭折。那天是母亲从医院把妹妹抱回来的,楼上楼下的邻居帮着在一座山上下葬的。现在,每当我回到本溪,远远的看到太子河岸边的那座山就想起那饥饿的年代和夭折的妹妹。

小学上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家换房,又搬到了穷楼″,和原来住过的黄楼隔道相望,这座楼日伪时期是大兵营,解放后改成住宅,四座楼组成的穷楼被高大的穿天杨所包围。夏日浓密的穿天杨把阳光撕成碎碎的,洒在楼中间的小路上,除了知了声偶尔还听到理发师傅拨打着那不知名的器具铛铛的声音。清晨,常看到大妈头顶着大盆,走街串巷的卖 苟宝咸菜,那苟宝的纯正味道现在想起来还垂涎不止。

64年全国粮食大丰收,刚刚从三年自然灾害走出来的人们,由于营养不良身体还未得到完全恢复,很多人得了肝病,腿部浮肿,一按一个坑。这时国家开始卖“爱国豆”据说黄豆可以防治肝病。那年罗瑞卿在全军搞武,受此鼓舞,接着各行各业都在武,提高业条素质。穷楼中间的那个小道上也成了比武的擂台,那是瓦工比赛,比砌烟囱。好多居民都跑来围观。随着时間的推移,胜负立判,但这只是激励人们爱岗敬业的一种形式,通过这个活动,我们看到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曙光。如果没有文革,如果没有那场动乱,我国经济会发展得更好,更快。

66年掀起的运动,为文革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68年的运动开始后,这三届学生都到乡下去了,城市相对恢复了平静,文革时的激情慢慢被应付现实的艰辛所取代,知青们想家想回城,父母们也天天盼望着子女早日归来。在我下乡的第四个年头我从辽西农村转回到本溪城郊农村,那里走到家得有几十里路。虽然不常回家,但那个秋季我却让我终生难忘。每次回家第二天都要天不亮赶回出工,这时母亲早把热气腾腾的饭菜做好,外面的穿天杨已开始落叶,秋风从巷口吹来,卷起落叶,黎明前的路灯显的那样昏黄,我永远记得母亲送我到街口的那种目光,滿含着企盼和忧伤,也蕴含着母爱和慈祥。我在那时的日记中写着:

晨风吹兮灯儿残。

茫茫街巷秋风寒。

妈妈送我他乡去。

奔流四年何日还。

这是我曾经的小学,现在改为第二高中,现在找不出一絲原来小学的痕迹。

我读过的小学因靠近水泥厂,因此叫水泥小学(也叫水泥完小)离我们学校不远还有一所小学,叫水泥子弟小学。

我们学校是个四合院式的结构,前面是个小操场。紧靠通往水泥厂的大道(也就是黄楼与穷楼之间的那条大道)左角边靠近大道曾有一所日式平房,里面住着一位老红军,长长的花白的胡子,慈眉善目。养着一条大狗与他为伴。那条狗脖子上常挂个篮子,叨着钱出去给他买东西,常卖货的人很熟悉这条狗,也知道要买什么。广场的右侧是一条小河,它也从距我校不远的水泥子弟小学旁边流过,经过我校一直向前,穿过前面大道上实现国企公开透明有助于激励代理人与内部人慎独自律的一座小桥,最后汇入太子河。靠近小河的广场边还栽着一片稀疏的只有胳膊粗的小树。我们每天上学的路,一条是从前边的大路一直走,过小桥到学校,一条是曲曲弯弯的穿过那些低矮的平房,跨过小河,经水泥子弟小学门前,又穿过几幢式平房进学校。无论从哪条道走,沿路都有我的玩伴和同学。

我的小学是从学写字开始的,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慢慢的滑动,笔沬如飞雪似梨花随着笔锋纷纷落下,教室静静的,粉笔与黑板的摩擦声像优美的音乐,我们静静的听着看着,当老师收起笔的时侯,一个工整的大字出现在黑板上,于是,老师拿着教鞭,指着黑板上的字,领我们大声的朗读。这就是我们学字的开始。

当我们读二年级的时侯,我们已认识好多字了,语文的第一篇课文的第一句是,“夏天过去了,可是我还十分想念…”我们就用仅仅学到这有限的字,拿着父母给的零花钱跑到矿宫文化宫傍的书摊去看小人书,那时最爱看《岳飞传》岳飞是我一生最崇拜的民族英雄,他的精忠报国一直鼓舞着我。

我看的第一部小说是《山乡风云录》那时好象是小学三四年级,虽然字还认识不全,但还是把它读完了,而且大部分在课堂上在书桌里面偷偷读的。后来认识的字多了,就陆续看了《苦菜花》《把一切献给党》《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岩》等。稍大一点又读了《茶花女》《山伯爵》等。那时少年宫有一个新华书店,那里的书不买可以看,只要不弄脏。我常到那里,特别喜欢看天文方面的书,并产生浓浓的兴趣,可惜文革开始后,这一切都嘎然停止,再也读不到这些书了。所以下乡后总喜欢夜里看星星看星座。

有一段时间,我们在学校特别淘气,以至课任老师都不愿教这个班,虽然那些课任老师已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了,但其中一句话却让我咀嚼了一生,老师很忠肯的告戒我们:“少壮不努力,老大图伤悲!”当时我们只顾淘气,不理解,直到参加工作,每每遇到因知识的匮乏,工作难以应付的时侯,才真正理解这句话的真谛。后来还是霍老师,李老师帮助我们收了心,两位老师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呵护着我们,在她们身上处处体现着母爱,我是霍老师任班主任时才加入少先队,入队那天晚上,学校召开了 篝火晚会,红红的火焰,劈啪作响的干柴,把我们所有的人的脸庞照得通红通红…

六年级的时侯,儒老师任我们的班主任。那时李老师年轻气盛,为人率直又感情细腻,那时很多男女同学从小就是邻居,两小无猜,可是到了六年级都觉得男女受授不亲了,全都敬而远之,这大概就是青春期的萌发期吧。有一次课间做游戏,需要大家拉起手来围成一个圈,这可范难了,最终需要一个男同学和一个女同学拉手吧!一连换了好几个男同学都不肯,被老师罚到一边站着,最后一个可算听话了,悄悄的伸小拇指,女同学也一样,准备以拉钩的形式拉手,这下老师可真的怒了,结果…

转眼到了升学考试,李老师指导我们怎样复习,怎样应付考试,一切一切都想的细致入微,每天清晨,我们都到太子河大堤复习功课,柔和的晨风吹拂着河边绿柳,清晨的阳光撒在河面上,鸟儿一边在枝条中追逐一边欢快的鸣叫。这时李老师已悄悄来到我们身边,逐个的为我们每一个人辅导。

就这样,在李老师的关怀下,我们参加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升学考试…

这就是我们原来的六中学校,原来的六中广场和墙外的一片住宅,现在已成了休闲广场,每到傍晚,广场舞,交谊舞,舞步 翩翩,歌声阵阵,一片太平盛世景象。一九六八年,我们就是从这里出发,跨过太子河大桥奔赴辽西农村的。原六中这个原址上建起了商贸学校。

右侧看到的楼就是原穷楼八十年代动迁后,重建的楼,不过与周围楼群比起来,也算是老楼了!

这座破旧的小楼,应该是客运公司的,从我记事时它就在那里,沧海桑田,一晃半个世纪,它周围所有的楼都拆迁重建,而它一直 屹立在哪里,可谓是楼坚强。也许它向世人宣示它的存在感,或是客运公司在努力把它打造成古董,也或是让时间把它带入久远成为古迹?这个我真不懂。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印像

印象yinxiang,名词;解释:1.[shadow]∶形体映在水或镜等中的影子,海中皆有印象;2.[impression]∶接触过的客观事物在人的头脑里留下的迹象深刻的印象;3Impression;impressions;effects;feelings(印象):同于pageview.指受用户要求的网页的每一次显示,就是一次印象;4记忆。

1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软肝片全疗程用药的注意事项
想要软肝吃什么药
2岁小孩肚子胀气怎么办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